设为首页
 注册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8.13日 2017北京麻醉学分会疑难病例讨论会议通知

8.13日 2017北京麻醉学分会疑难病例讨论会议通知
2017-07-26   来源:北京医学会 浏览量:457

2017年北京医学会麻醉学分会第五次继续教育活动定于8月13日上午9:00-11:30在北京医学会二层礼堂(北京市东单三条甲7号)举行。届时将进行病例讨论和讲座,本次讨论病例由医科院系统医院提供,欢迎各位参加。

  

时    间:2017618(周日)上午9:00-12:00

地    点:北京医学会二层礼堂(北京市东单三条甲7号)

医科院整形医院          邓晓明教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医科院肿瘤医院          郑晖教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医科院北京协和医院   张秀华教授

讲    者:1、腹腔镜miles术中利多卡因过敏一例

             病例主述:医科院肿瘤医院    郭智星

             2、麻醉诱导期重度支气管痉挛——“静默肺”一例

             病例主述:医科院整形医院    王倩玉

             3、 前列腺切除术中突发恶性高热一例

             病例主述:医科院肿瘤医院     张明珠

 

备    注:1本次学术活动凭北京医学会2017年已注册继续教育学分卡刷卡授予市级I类学分1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2、病例摘要附后。

欢迎各位医师积极参加!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医学会麻醉学分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7年7月26日    

 

附:病例摘要

 

 

病例1腹腔镜miles术中利多卡因过敏一例

病例主述: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  郭智星

 

患者一般情况:

患者,男性,75岁,体重:77kg,身高:172cm

直肠原位癌局部切除术后一年半,局部复发为腺癌收入院

术前诊断:直肠癌

拟施手术:腹腔镜mile's术

既往史:否认高血压,心脏病等病史

查体:心肺功能:(-),BP135/85mmHg,P 67/分,R 18/分,T 36.6

生化检查:TG:2.75mmol/L(0.45-1.69mmol/L)

心电图:T波轻度异常

麻醉处理:

8:15 入室常规监测心电图HR65次/分,Bp152/83mmHg,SpO2100%

8:23  1%利多卡因局麻下行锁骨下中心静脉穿刺置管

8:35  置管成功,固定导管,病人躁动,颈部,腹部,肋部皮疹,头部冷汗,主诉呼吸困难,Bp45/25mmHg,HR:95次/分,SpO276%

8:38  气管插管,CPR,电除颤

结果:我们现场分享……

讨论问题:

利多卡因过敏三问

1、 如何判断?

2、 如何处理?

3、 如何确诊?

 

 

 

病例2麻醉诱导期重度支气管痉挛——“静默肺”一例

病例主述:医科院整形医院 王倩玉

 

患者一般情况:

女性患者,32岁,身高165cm,体重73kg。诊断“子宫肌瘤”,拟于全麻下行“腹腔镜子宫肌瘤剔除术+取环术”。

平素体健,主述既往上呼吸道感染时,多有咳嗽、咳痰多,曾诊断为“支气管扩张”。

此次入院7天前,患有轻微上呼吸道感染,偶有咳嗽、咳痰,体温正常,36.7℃。

气道评估Mallampati分级Ⅰ级,张口度大于3指,甲頦距离、胸頦距离、头颈活动度正常。

辅助检查: 心电图无异常;胸片提示:心肺膈无异常;实验室检查阳性结果:嗜酸性粒细胞百分比6.2%。

麻醉管理:

患者入室血压100/65mmHg,心率72次/分钟,面罩预吸氧,脉搏氧饱和度100%。

1、麻醉诱导用药:

   5mg地塞米松,4mg昂丹司琼, 1mg咪达唑仑,100ug芬太尼,20mg利多卡因,150mg丙泊酚,50mg罗库溴铵。

2、气管插管过程:

7.0#PVC导管,插管过程顺利。导管固定深度22cm,套囊充气3ml。

插管后手控通气阻力极大,呈“铁肺”手感,听诊双肺无呼吸音,未见呼末CO2波形。

3、处理:

(1) 拔除气管导管;

(2) 面罩通气困难,呼吸囊“铁肺”手感;

(3) 应用Glidescope喉镜直视声门下插入气管导管,此时氧饱和度降至88%;

(4) 沙丁胺醇气雾剂喷射入患者气管导管内4掀;

(5) 加大七氟醚吸入浓度至8%,氧气流量8L/min;

(6) 间断静脉给予肾上腺素10μg/次,合计30μg;

(7) 间断气管导管内喷射沙丁胺醇气雾剂2掀/次,合计3次;

(8) 氢化可的松100mg静脉滴注;

4、转归:

1)气道压逐渐下降,逐渐出现呼末二氧化碳波形,听诊双肺哮鸣音明显,脉搏氧饱和度恢复至100%;

2)待气道压平稳至18H2O,呼末二氧化碳分压维持至35-45mmHg,逐渐降低七氟烷吸入浓度和新鲜气体流量;

3)术中七氟醚吸入浓度3.5%,氧气流量2L/min,维持至手术结束,手术过程顺利。

5、术毕情况:

1)听诊双肺哮鸣音逐渐减轻,恢复自主呼吸,意识清醒,生命体征平稳,顺利拔除气管导管,拔管后吸氧状态下氧饱和度维持100%。

2)术后回PACU观察,安返病房。

讨论问题:

1、插管过程中发生重度支气管痉挛——“静默肺”的原因?

2、“静默肺”的诊断?

3、“静默肺”的处理?

4、经验及教训?

 

病例3、前列腺切除术中突发恶性高热一例

病例主述: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 张明珠

 

患者一般情况:

患者男性,66岁,身高172cm,体重79kg,主因“PSA升高3个月,确诊前列腺癌1月余”入院,拟在全麻下行3D腹腔镜下前列腺切除术。

既往史:头部非器质性震颤史。喉部息肉切除术后。家族史无特殊。

术前检查:无明显异常。

麻醉过程:

患者入室生命体征BP 135/80mmHgHR 70bpmSpO2 100%。常规快速顺序诱导,力月西,芬太尼,依托咪酯,顺式阿曲库铵静脉注射,插管无困难。术中2%七氟醚吸入,间断静脉予芬太尼及顺式阿曲库铵麻醉维持。

手术第4小时,EtCO2逐渐升高,由31mmHg64mmHg,调整气腹压及呼吸参数后未见改善,此时BP 90/50mmHgHR 120bpmSpO2 100%,即刻停止手术,关闭气腹,EtCO2仍然继续升高,最高120mmHg,检查体表温度升高,监测鼻咽温最高43.9℃,四肢可疑肌张力增高,考虑恶性高热可能。急查动脉血气:pH<6.8, PCO2 111mmHg, PO2 88mmHg, HCO3超检测范围,BE超检测范围,K 4.6mmol/LCa 1.06mmol/L, Lac>15.0mmol/L

迅速予冰帽及物理降温处理,停止吸入麻醉药,更换麻醉机及回路,下胃管冰盐水洗胃。

患者血压心率迅速下降,BP最低70/50mmHgHR最低40bpmSpO2最低87%,心电图出现室性心律失常及房室传导阻滞,予多巴胺、去甲肾上腺素、肾上腺素、利多卡因静脉泵/推注,碳酸氢钠静脉滴入。患者随后出现心跳骤停,迅速胸外按压及电除颤后复律。外科迅速关腹,去甲肾上腺素1.2ug/kg/min静脉持续泵入下,维持BP~80/50mmHgHR 100-120bpm,可见室性逸博心律,鼻咽温39.9℃,SpO2 90%,带气管插管转运至ICU

患者入ICUBP 80/40mmHgHR115bpmSpO2 88%,继续予物理降温处理及去甲肾上腺素、胺碘酮静脉泵入,外院借调丹曲林到达后,静脉滴注160mg。但患者血压心率不能维持,再次出现心跳骤停,心肺复苏无效后宣布临床死亡。

讨论问题:

1. 恶性高热的早期诊断及确诊?

2. 恶性高热处理流程?

3. 目前国内恶性高热处理现状?